TOP

保罗·格雷厄姆:你在 18 岁就应知道的 6 件事

编辑:乐路 时间:2016-07-09 13:15:57 浏览:225次 来源: 作者:

如果你重返十八岁,你会希望有人在你高中时告诉你什么?是那些你后来才明白的世界真相吗?这里是保罗·格雷厄姆为一次夭折的毕业演讲撰写的文章,他告诉你那些你希望早先就懂的事情,有些人也许穷尽一生才能体会。现在看,还来得及。

不要低估自己

当我提到自己将会在一所高中致辞时,朋友们很好奇,你会对高中生说些什么呢?于是我问他们,你们会希望有人在你们高中时告诉你们些什么?他们的回答惊人的一致。所以我就要告诉你们,那些我们希望有人本可以早些告诉我们的事。

首先我要告诉你们高中时不需要知道的:你一生要做的事。人们总是问你这辈子想干嘛,所以你觉得应该知道答案。但你要知道,成年人问这个问题,主要是为了挑起话头。他们想知道你是怎样的人,这个问题不过是开场白。他们这样问,就像用棍子戳一戳沙滩上的寄生蟹,看它会怎样反应,仅此而已。

如果回到高中时期,有人问起我的未来计划,我会说,我的当务之急是知道我有多少选择。你不必急于选定一生的事业,你需要的是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如果你想要搞好事业,你就要做喜欢的事情。

也许决定你喜欢的东西看上去挺容易的,但这实际上很难,因为,你对大多数职业都没有准确的认识。你想当医生?光是看电视里怎么演的可不行。不过你可以在医院里当义工,来观察真正的医生什么样。

还有许多其他工作你没法了解,因为还没有人从事呢。过去十年里我的大多数工作,在我高中时期还没有出现。世界在飞速变化,而且变化的速率也在加快。这样的世界里,提前做好确切的规划可不是个好主意。

然而每年五月,标准的毕业典礼中,演说者往往会定下主题:「不要放弃你的梦想」。我明白他们想说什么,但这个表述不够理想,因为它暗示着你应当被之前作出的计划所束缚。计算机世界称这是:「过早优化」,这个词等同于灾难。所以这些演说者不如直接说一句:不要放弃。

他们真正想说的是:「不要意志消沉」。不要觉得别人做的事情你做不到。我同意你不该低估自己的潜力。那些做出伟大事业的人们简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。大多数传记也夸大了这种错觉,原因之一是传记作者不可避免地陷入对传主的崇拜,原因之二是,既然已经知道了故事的结局,他们就不由自主地简化了整个情节,使得传主的一生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前定的命运,是某些内在的天才禀赋的自然展开。

但事实上,如果你和 16 岁的莎士比亚或爱因斯坦是同班同学,虽然他们也许令人印象深刻,但我恐怕他们并不会和你的其他朋友有极大差别。

这种想法会令人不太舒服。如果他们就像你我一样,那么他们一定需要付出极大努力来取得相应成就。这就是为什么相信天才理论 —— 让我们为偷懒找到借口。如果这些人之所以能做出伟大成就,就是因为某些神奇的莎士比亚特质或者爱因斯坦特质,那么我们做不成同样的事情,就情有可原了。

我不是说世上没有天才。但如果你必须从两个理论中做出选择,而其中一个给了你偷懒的理由,那么另一个可能就是正确的。

迄今我们已经把标准的毕业典礼致辞从「不要放弃你的梦想」精简到「别人能做的你也能做」,但这还需要进一步提炼。天生的能力的确不同。虽说很多人高估了它的影响,但这种不同还是存在。如果一位身高四英尺的人的梦想在 NBA 打球,而我对他说,只要你努力就能做到,那就太傻了。

我们需要把标准的毕业典礼致辞转换成「和你具有同样能力的人能做到的事情,你也可以;而且不要低估你的能力。」但就如常常发生的那样,你越接近真理,你的表述就越混乱。我们把一句优美简洁(但是错误)的口号,搅成了一滩烂泥。我可没法用这样的句子致辞。更糟的是,这句也没法告诉你,接下来要怎么做。和你具有同等能力的人是谁?你的能力是什么?

保持上风位

我想也许从另一个方向着手可以解决这个问题。我们不要从目标入手,相反,我们从有希望的出发点开始。这其实也正是大多数成功者的方法。


按通常的毕业致辞提及的人生指南,你要决定 20 年后你要到达什么位置,然后问自己现在开始要做什么才能达到目的。与之相反,我建议不要对未来做出任何承诺,而是看看你现在手头有什么选择,再选出那些在将来可以让你做出最优化抉择的选择

你现在做什么并不重要,只要你不是在浪费时间。做那些你感兴趣并且会增加你的选择余地的事情,晚点再考虑你要选择哪一个。

假设你是个大一新生,还在犹豫是主修数学还是经济。可以说,数学能给你更多选择:你可以从数学出发进入几乎任何领域。如果你主修数学,你以后很容易考取经济学研究生,但如果你主修经济,那么考数学的研究生就很难了。

可以拿驾驭滑翔机来做个隐喻。滑翔机没有发动机,所以你要降低高度才能飞入风中。如果你让自己陷入离理想的着陆地点太远的下风位置,你的选择余地就会自然无可奈何地变窄。所以你要确保一个原则:永远位于上风位。因此我建议,替代「不要放弃梦想」的句子是「保持上风位」。

那么你要怎么做呢?即使数学位于经济学的上风位,一个高中生又怎么能知道呢?

嗯,你确实不知道,而这正是需要你去发现之处。那么,去寻找聪明人和难题吧。聪明人总是聚集在一起,如果你发现了一个聪明人社群,加入它是值得的。但发现这样的群体并不容易,因为有很多类似的虚假群体。

对于新来的本科生来说,所有的大学院系看起来都差不多。教授们都看起来聪明非凡,而且都能发表那些外行看来不明觉厉的论文。某些领域的论文很难读懂,因为里面充满了复杂的论点,还有些领域的论文只是特意用晦涩的风格写就,以便看上去内容真的很重要。

最好的自我保护方法就是从事难题。读小说不难,写小说才难。难意味着忧虑:如果你没有忧虑你正在做的事情是否会有糟糕的结果,或者你没有担心你理解不了你正在学的东西,那就不够难。忧虑是一定要有的。


你可能会觉得,这种世界观看上去有点阴郁啊。我是在说你们应当忧虑吗?是的,但忧虑本身没那么糟。克服忧虑是很令人兴奋的。没有谁比拿了金牌的运动员更能体会欣喜若狂了。你知道他们为何如此快乐?释放。

释放不是获得快乐的唯一方法,但忧虑确实没有那么糟。

有工作的雄心

在实践中,「保持上风位」意味着「致力于难题」。你今天就可以开始实践。我希望我在高中时就知道这一点。

大多数人希望能擅长他们做的事情。在现实世界中,这种希望是强劲的动力。但高中生很少由此得益,因为他们不得不去做那些假性工作。我高中时相信,自己的工作就是当个高中生,因此我的需求就止步于在把学校的功课学好。

如果你那时问我,高中生和成人的差别是什么,我会说成人需要挣钱谋生。错了。差别是成年人为自己负责。挣钱谋生只是一小部分。更为重要的是自己负起智力上的责任

如果我重新度过高中时光,我会把它当成是挣薪水的正职工作。把一样事情作为挣薪水的正职工作并不意味着随便应付。我的意思是我不会为它所局限。就像一位以服务生作为挣薪水的正职工作的音乐家,不会认为自己就只是个服务生,我也不会就认为自己仅仅是个高中生。当我没有做正职工作时,我就会开始做真正的工作。

当我问起人们他们高中时期最后悔的事,他们的回答多半相同:浪费了太多时间。如果你想知道你做的事情里有什么会让你以后深深后悔,也许就是这个 —— 浪费时间。

有些人会说浪费时间是无法避免的 —— 高中生还没能力做成什么事呢。但着不对,因为你会感到厌烦。你 8 岁时也许从来不会厌烦。你当时所谓的「玩耍」,现在的「混」,其实是同一件事。当我 8 岁时,我才不会觉得厌烦,给我个后院和几个小伙伴,我可以玩一天。

对了中学,这样的事情不再吸引我,是因为我已经准备好要做其他事情。童年本身正在变老。

我不是说你不该和朋友们混在一起 —— 应该像个无趣的小机器人一样除了工作啥都不做。和朋友们混在一起就像是巧克力蛋糕。你偶尔吃一下,会觉得美味。不管你多么喜爱巧克力蛋糕,连吃三顿后你只会觉得作呕。而这就是在高中时感受到的那种没劲:精神上的作呕。

你也许会想,我们除了取得好成绩还得做些其他事情。我们要从事课外活动。但你也知道大多数这类活动是有多么假惺惺。为慈善筹款是很值得赞赏,但这工作并不难。这不是完成了某件事情。我所谓的完成某件事情是学习如何写作,如何编程,了解在工业化社会之前生活方式是怎样的,或者如何绘画出现实中人的脸庞。然而,这样的活动几乎无法写入大学申请表里。


被愚弄,别堕落

围绕着如何进入大学来设计你的人生是很危险的,因为你要对其留下深刻印象的那些人,并不是有辨别力的听众。多数大学里,不是教授,而是录取办公室的职员决定是否录取。这些人并不聪明。他们是知识分子世界里的军士。他们无法分辨你有多聪明。

现在多数人觉得生活中的主要职责,就是成为一个有前途的大学申请者,但这意味着你用自己的生活来取悦一个程序,这个程序是如此之蠢,以至于有整整一个产业都在愚弄它。难怪你会变得愤世嫉俗。你所感到的倦怠,和电视真人秀的制作人或烟草行业职员的感觉是一样的。而且和他们相比,你还没有得到那么多的报酬。

那么你要怎么办?不是反叛。这样的事我以前做过,那是个错误。我那时没有意识到我们身上正发生什么,但我嗅到了不好的苗头。所以干脆就放弃了。很显然这个世界逊透了,干嘛要睬它?

当我发现我的一个老师也在使用学生参考用书时,虽然这是意料之中,但我明白了在这样的班级里拿到好成绩毫无意义。

回顾过去,我当时的行为很愚蠢。就像某人在足球赛中被坑了一把,他就说,嗨,你坑了我,这是违反规则,然后就愤怒地离场了。有时这类事情是会发生。但当你被愚弄时,应该做的是保持冷静,继续踢球。

社会通过把你置于这种境地来愚弄你。是的,如你所想,在学校里学的大部分知识都是垃圾。如你所想,大学的录取也多半是一场戏。但如同很多犯规情况一样,这并不是故意的。

无论如何,你都要坚持战斗下去。

反叛和服从一样愚蠢。在两种情况下,你都是被他人叫你做的事情给限制住了。我想最好的方案是踏入一个正交向量

不要只是做他们叫你做的事情,也不要只是拒绝去做。相反,要把学校的事情作为你用来挣薪水的正职工作来看待。作为正职工作的话,就会好受多了。你可以尽早完成在学校的工作,然后就此开始做你真正的事业。

拥有真正的好奇心

那么,你真正的工作应当是什么呢?除非你是莫扎特这样的天才,不然你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去把找出来。有什么值得做的伟大事业?那些富有想象力的人们在哪里?最重要的,你的兴趣何在?「天资」这个词很有误导性,它暗示了一种天生的能力。最强大的天资就是对某些问题的强烈兴趣,而这样的兴趣常常是后天得来的爱好。

「好奇」的一个扭曲版本,是以「热情」之名渗透到大众文化之中。我最近看到个招募侍者的广告,说他们需要有「服务热情」的人士。但在现实中在餐桌边服务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。「热情」的表达并不理想,更好的表达应当是「好奇」。

孩子都好奇,但我说的好奇和孩子的好奇不同。孩子的好奇虽宽却浅,他们对万事万物都随机地问「为什么」。对于多数成年人来说,这种好奇心彻底枯竭了。这是必然的:如果你总是对各种东西都问为什么,你就做不成任何事情。但对于负有雄心的成年人,好奇心不是枯竭,而是变得既窄且深。泥塘变形成了一口深井。

好奇心把工作转变为游戏。对于爱因斯坦,相对论不是一本装满了他必须学会以便来通过考试的难题的书,而是他试图破解的一个谜。所以对于他来说,发现这样的理论,比起当代人试图在课堂上学会这个理论,可能更像游戏。


你们从学校里学到的一个危险错觉,就是认为做出伟大事业需要很多纪律。大多数学校科目都是用极其乏味的方法来教,因此如果不靠纪律,你就无法鞭策自己去通过考试。所以当我早年在大学里读到维特根斯坦的一句话,说他毫无自我约束能力,无法抵御任何诱惑,甚至是一杯咖啡,我不禁大为惊奇。

现在我认识了一些做出杰出成就的人,他们的情况也一样,自律性非常差。他们都是严重的拖延者,而且如果不感兴趣的话简直没法做任何事情。有一位迄今还没有寄出一半他四年前婚礼的答谢卡,另一位电子邮件收件箱里有 26000 封邮件。

我不是说你一点自律都没有也能过得不错。你需要一定程度的自律,能让你出去跑步就够了。我常常不愿去跑步,不过只要一开始,我就会乐在其中。如果过有几天没跑,我就觉得病恹恹的。这和做出伟大事业的人们的情况一致。他们知道如果不工作的话他们会感觉很糟,所以需要足够的自律让自己去书桌前开始工作。但一旦他们开始,兴趣就会接管一切,自律就不再必需了。

你认为莎士比亚是一边咬紧牙关一边努力工作来写出伟大作品的吗?当然不是。他在享受乐趣。这就是他伟大的原因。

如果你想把工作做好,你需要的对一个有前景的问题产生强烈兴趣。对爱因斯坦来说,最关键的时刻是他看着麦克斯韦方程,心里想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可能你需要很多年来校正自己对某个有生命力的问题的看法,因为确实需要好几年来想出一个课题到底是何种相关。举个极端的例子,想想数学。很多人认为他们恨数学,但你在学校里学的那个冠以「数学」之名的玩意儿和数学家研究的东西并不是一回事儿。

大数学家哈丁说他在中学时不喜欢数学。他从事这个学科,只是因为他在这科比其他学生强。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数学是有趣的,直到后来他开始问问题,而不仅仅是正确地回答问题。

当我的一个朋友抱怨说要为学校写篇论文,他的母亲告诉他:找个法子让这事变得有趣。这正是你需要做的:找到一个问题,让世界变得有趣。做出伟大事业的人们,和每个人看到的是同样的世界,但他们注意到了一些古怪的细节,那些细节是如此的不可思议。


不仅仅局限在知识界。亨利·福特的伟大问题是,为什么汽车必须得是个奢侈品?如果你把它们作为一种普通商品会如何?弗朗茨·贝肯鲍尔的问题是,为什么每个球员都得留在他们的位置上?为什么后卫不能也射门呢?

不必等待,开始工作

如果需要多年时间来清晰地界定伟大的问题,那么现在你要做什么呢?

你要努力寻找一个这样的问题。伟大的问题不会突然出现。它们会慢慢地浮现在你脑中。而正是经验让它们凝结起来。所以寻找伟大问题的方法不是去搜寻它们 —— 不是茫无目的地思考我要做出什么伟大发现。你回答不了这个问题;如果你可以,你就已经做出了发现。

得到了不起的想法的法子,不是去寻找,而是把大量时间花在让你感兴趣的工作上,在这个过程中保持开放的思路,好主意才可以生根。爱因斯坦、福特、贝肯·鲍尔都用了这种方法。他们了解自己的工作,就像钢琴师了解自己的琴键一样。所以如果哪里有了差错,他们就有马上发现的自信。

怎样花时间?花在哪里?你要挑出一个看起来有趣的项目,精通某些材料,做出一些东西,回答某些问题。选出一个用时不超过一个月的项目,而且你也要有方法和资源来完成它。做一些要难到需要你踮起脚够一够的事情,至少在初期稍难一点。如果你要在两个项目中做选择,选更有趣的那个。如果一个失败了,开始另一个。像台内燃机一样一直重复,直到这个过程变成自动化,每个项目都会产生出下一个新项目。

如果你觉得会感到受限或觉得像个工作,可以不要「为学业」而做项目。如果你愿意,拉朋友一起参加,但不要太多。朋友们可以给你打气(很少创业公司是单人发起的),但保持秘密也有它的好处。秘密计划有令人愉快之处。如果没人知道你会失败的话,你可能会觉得承受更多风险。

不要当心一个项目会偏离通往某个你的目标的道路上。路径是可以比你想象中更能拐弯的。所以让路径自然地生长出项目吧。最重要的是你要为此兴奋,因为正是通过实践你才能学习。

不要轻视不怎么样的动机。最强有力的动机之一就是想要在某些方面胜过别人的愿望。哈丁说这是让他开始事业的原因,而我想不寻常之处是他竟然承认了这一点。另一个有力的动机是你想去做你不该做的事情。类似的动机还有去大胆鲁莽地行事。十六岁的年轻人是不太可能去写小说的。所以如果你去尝试了,你所取得的成果都可以体现在账单上;如果你彻底失败了,那也不会比单纯向往要差吧。

小心坏榜样,特别是如果他们给懒惰找到借口的话。当我还在高中时,我会写一些存在主义风格的短篇小说,就像我读到著名的作家写的那种。我的故事情节不太复杂,不过自以为还挺有深度的。写起来也没有像写娱乐类型的小说那么费劲。我本该意识到这是个危险的信号。事实上,我发现我的小说相当乏味;那时让我兴奋的是,我会觉得,自己写的是像著名作家那样的严肃和富有才智的内容。

随着阅历增长,我意识到,那些著名作家其实真的很逊。很多著名人物都是这样;简而言之,一个人的作品的质量,只是决定他的名气的一小部分。我本不该过于纠结要去做看起来很酷的事情,而是要去做我真的喜欢的事情。这才是通向「酷」的真正道路。

很多项目的一个重要环节(或者简直可以说就是一个独立项目),就是发现好书。大多数书都很糟。差不多所有的教科书都很糟。所以不要以为一个项目就是学会关于这个题材的任何书。你要奋力去找到那些数量极少的好书。

重点就是走出来做事情。不是等着被教导,走出来,去学习吧。你的生命不该被大学录取处所塑造,应该由你自己的好奇心来锻造。这话是为所有富有雄心的成年人准备的。你不必坐等一个开始。事实上,你不必等待成为一个大人。不是在你到达某个年级或是从某个机构毕业后,体内有那么个开关开始转动。当你决心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时,你就变为成年人了。这可以从任何年纪开始。


这听起来纯属屁话。你可能觉得,我是个小人物,没有钱,住在家里,我得整天做大人叫我做的事情。的确,大多数成年人都是在极其沉重的限制下劳作,他们也还是可以尽量把事情做成。如果你觉得当个孩子限制很多,想象一下你自己有孩子后会怎样吧。

成年人和高中小子唯一的真正差别,是成年人领悟到他们必须把事情搞定,而高中生不知道。这种领悟一般是在23岁左右降临到大多数人身上。但我正在带你们偷偷地提早进来。所以开始战斗吧。也许你们将会是第一个世代,这个世代对高中时期最大的遗憾不会是浪费了那么多时间。

编译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paulgraham.com/hs.html
译文地址:http://t.cn/R5CTd1U
翻译:左思右想;校对:高鹤



分享到: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 【评论】 【 返回顶部
上一篇:一篇文章教你搞透学习和记忆的关系
下一篇:你的人生, 不是高考所能框限的
评论
添加留言
称呼:     验证码:
内容: